中誠拍賣

    • of 0 lots
    • 文件下載

    203

    朱銘

    關公

    1990

    木雕(僅此一件)
    76x24x23cm

    簽名:’90 朱銘

    預估價 TWD 6,500,000-8,000,000
    USD 221,500-272,600
    HKD 1,733,000-2,133,000

    成交價 TWD 7200000
    USD 242424
    HKD 1914894

附財團法人朱銘文教基金會作品鑑定報告書 附畫廊開立之原作保證書

來源:

圖錄:

展覽:

作品備註:

1938年出生苗栗通宵,自小即輟學四處打工以便分擔家計。在父親的鼓勵下拜師民間廟宇雕刻家李金川,從零一點一滴累積經驗;隨李金川的腳步,以寫實雕刻作功夫,習得「粗中帶細」的技法原則,亦領會了神像雕刻需掌握形神之韻的要則。題材可由媽祖、關公等神像擴及鄉土題材,此時的精雕著墨、姿態捕捉、鄉土關懷等無形間也反映在後期創作之表現;其似動非靜的姿態,延伸出朱銘對於人物形神的精巧掌握,亦也巧妙捉住了霎時間的姿態,藉著清爽俐落的大刀闊斧,打造鮮明既靈動的神韻,自然體現東方「氣韻生動」之精神。

綜觀而言,木雕於朱銘的創作歷程中扮演了舉足輕重的角色,其學藝始於木雕,由打造木雕作為邁入藝術殿堂的根基,進而發展出日後各類媒材的創作。朱銘的木雕約可劃分為四,從原色木雕,經彩繪木雕,簡化至白彩木雕,再回歸原色木雕,造形上也呈顯不同的特色;八零年代在1976年首度在國立歷史博物館展出時,使朱銘一展鴻圖、揚名遠播的《鄉土系列》,內涵上呼應鄉土精神,創作上省去細節,以粗胚般概括粗獷的外形把握作品神韻,藉由個人創造性的藝術語彙重新詮釋傳統民間雕刻,「鄉土系列」雕刻甚至成為1970年代台灣鄉土運動的象徵之一。

已逾而立年的朱銘拋開了外在的束縛與功名,回歸初心進入了楊英風的門下,花八年時間向雕刻大師楊英風藝術雕塑,與過去截然不同的經驗下,不僅是由寫實進入抽象範圍抑或為曾接受學院的訓練,種種過程皆是磨練了朱銘精神思維必然的轉變,「須摒棄雜念、天人合一、崇尚簡樸」是楊英風授予它的原則;朱銘也開始嘗試且重視多元媒材,理解材料的肌理是雕塑藝術密不可分的一環。

觀其關公像,全制以木頭成之,大塊面的鑿法讓幾個簡單的線條便帶出內在的情緒,動態的著墨恰如其分,直顯出關公的氣勢凜然,面像局部雕琢,神韻自適傳達,剛毅中又流露出平和的氣韻,不疾不俆,沉穩持重。木質在快刀而成的塊面之下,更顯其溫潤,除保留了斬刀闊斧之下底材肌理的觸感,同時也保留了木頭質地獨特樸拙的韻味。不論以何種材質做底材,朱銘皆以一種順其自然的方式創作,靈活的表現出物象形神,材質特性的保留與尊重,快速刀法的使用,概括且略具抽象感的形象再現方式,形塑出朱銘木雕深具獨特魅力與辨識性的藝術語彙。

朱銘常說「藝術即修行」,對朱銘而言,修行屬於人間,如同他提示的:「這修行不是宗教道場裡的高妙玄理,而是平常生活中日日的體悟與實踐。我從來就相信,藝術即修來的,而不是學來的,就如日常的生與息,是很平常的」;在鄉土雕刻的階段所求的是藝術的「真」,太極系列到最後人間系列則為朱銘拉遠了視角,以客觀理性的角度去描摹人間之美,年事已七旬的他,仍舊以旺盛的行動力續其修行之途。

View More Wor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