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誠拍賣

    • of 0 lots
    • 文件下載

    195

    朱德群

    構圖 N°295

    1968

    油彩紙本錶於畫布
    65x49.8cm

    簽名:朱德群 CHU TEH-CHUN 68. 背面簽名: CHU TEH-CHUN 朱德群 1968 N°295

    預估價 TWD 3,200,000-4,200,000
    USD 109,000-143,100
    HKD 853,000-1,120,000

    成交價 TWD 3600000
    USD 121212
    HKD 957447

附朱德群工作室開立之原作保證書

來源:巴黎蘇富比 2016.12.6 - 7當代藝術 Lot 177

圖錄:

展覽:

作品備註:

「我借鑑了西方的經驗,發展唐宋美學思想而畫出無形的畫,這正是中國繪畫精神的延伸。我在抽象繪畫中找到了自我。我十分喜愛中國詩詞和西方古典音樂,它們自然而然地融入了我的繪畫。西方評論家認為我的作品是有詩意的抽象畫,這並非偶然。」
---朱德群

生於安徽蕭縣,15歲入杭州藝專,1949年朱德群來台任教於師大美術系,於1955年偕同景昭女士赴法;隨即獲巴黎春季沙龍銀牌獎,而在當時慧眼看出藝術家潛力的Galerie Henriette Legendre畫廊經理Panier提到,善用色彩與嚴謹的佈局、手法獨特而自然成韻致、與多度空間感以及山水詩情的表現,是朱德群其如此獨特而深受注目的魅力;歷經四十載繪畫生涯卓越成就,由法國政府授予法蘭西學院藝術院士榮銜。

六十年代,朱德群曾於故宮觀賞「善與山傳神」的北宋古典大師范寬大作,峰巒渾厚,勢壯雄強,濃厚積墨襯托出山勢險峻硬朗,觸動藝術家心靈的深遠情懷;而對心儀崇敬的藝術家與創作理念,朱德群曾道:抽象繪畫不受形象的約束,接近中國繪畫重意不重形的觀念。范寬所說的:「與其師於者人未若師於物,與其師於物者未若師於心」;以及張操所強調的:「外師造化,中得心源」,都是說心靈與自然是緊密相連的。抽象繪畫的宗師康定斯基則說:「抽象繪畫遠非脫離大自然,它比以往的任和藝術都更密切的聯繫著大自然、所有外在的事物都必定包含著內在的因素」;克利一語道出藝術真諦:「藝術並非再現可見事物,而是變不可見為可見」;同樣是說藝術不是對自然外形的描摹,而是對內在涵義的表現;體現其對於自然的藝術觀點、與繪畫創作的精神性彰顯。

初到巴黎的朱德群,觀賞Nicolas de Staël作品得到啟發,拋開物象的束縛、轉而解放為形而上的抽象表現,小方塊式的佈局呈現光影折射的律動感,自此成為其繪畫上重要的轉捩點,逐漸形成其主要創作風格。1960年,在法國的朱德群確立在畫壇的地位,畫作多展於巴黎的畫廊,而甫獲得簽約的朱德群始定居於此,開展職業畫家的生涯,此時的作品多以單一色為背景,刷以輕快筆觸構成主要畫面,似煙雲又似奇石、澗流於嶺中,無具象形體,然得神領意會之境;東方精神的意趣、抒情的抽象表現,流露生命的幽微與奧秘。

繪於1968年的《構圖 N°295》成山水之象,氣勢相生,如疾風挾帶煙雨滂薄傾瀉而出,奇崛雄渾以大筆劈下點染山石兀立,峻嶺間繁密的濃青綠設色成蔭,輔以赭黃敷出土坡蒼翠點苔,巍峨蒼勁,重墨詭譎帶出大自然瞬息萬變豐饒多姿,奇峰峭壁、磊磊繁石粗筆豪放渾厚沉穩,躍動的畫面立體區塊結構,濃筆重彩將山石的形勢氣象層疊堆砌,靜謐而饒富高古詩意。

法國詩人評論家Jean-Clarence Lambert將朱德群的畫稱為「超脫風景畫」,古詩詞是藝術家靈感的泉源,《全唐詩》《全宋詞》是藝術家每日創作前必閱覽的材料,而神遊於詩詞中共感、共遊、更於深得共鳴之處,便以畫筆揮就一氣呵成,務求人畫合一、物我兩忘渾然忘我之境,快意瀟灑、奔放流暢,使身心靈與自然和諧共譜出禮讚的抒情詩篇,「動筆之前的構思過程是艱難的,可是一但開始接觸畫布,我就會變得熱情奔放,進入物我兩忘的境界,盡量一氣呵成……直到我認為完美為止。我所依靠的,是日積月累的繪畫經驗。」

藝術家寄託情思遨遊於詩詞,飽沾墨色彩筆激盪蜿蜒而順勢疾走,《構圖 N°295》中羅列山石崢嶸險峭、澗水碧綠鬱鬱蒼蒼,奇岩嵬嵬、運筆驟如勁風,墨韻濃淡焦潤顯各異其趣,朱德群提煉出抽象山水之境,承襲東方傳統書畫美學與西方技法理論的共融,而一個或歸於平靜或喧囂四起的地域在一幅接一幅被朱德群命名為「構圖」-想像、暗示、抒情、契合的作品中出現,隨之誕生的是另一個舒展、激情的世界,這是繪畫的世界,繪畫就是詩和思想。

藝術史家麥可.蘇利文(Micheal Suilivan)曾提到,什麼是朱德群繪畫的內涵呢?唐代史家朱景玄在《唐朝名畫錄》曾寫過關於王宰的山水畫,說他畫山、水、樹、石,達到 「象外」,而文學批評家司空圖在他的《廿四詩品》裡,論到詩詞的雄渾至高境界「超乎象外,得其環中」,頗有道家思想意味。朱德群極尊崇林布蘭特、塞尚及北宋古典寫實大師范寬,是什麼使他從這些大師的畫裡引起靈感呢?他顯出了畫家本色地說:「我不擅於分析我自己的作品,我想要說的都在我的畫上吐露出來了。」反應出來的是一種畫家之間特有的共通性:一個具有高度完整性的畫家並具有一種很強的全神貫注的才能特質,他在別人的畫裡也感覺出同樣的品質。縱觀朱德群神秘的藝術之幾個觀點,憑著我們的感性和直覺闢開一些道路直達其藝術的心源,在那兒遨遊而忘我。

朱德群在抵法前期,白日繪油彩、晚間畫水墨,由於生活拮据,甚至以肉店包裝紙代以宣紙,仍筆墨研習修練不輟,對於其風格確立探索有相當重要的意義。歷經艱辛的旅程與追求愛情的路途,迢迢長路上尋索自身的藝術之道,1968年,朱德群次子朱以峰誕生,「給小兒子起名以峰,希望他以山峰作為自己的人格圖騰和事業攀登的高度。」

走過生活的風霜、與摯愛及藝術的環繞下,漸漸打開藝壇知名度、步入豐美的繪畫境地,風格奠定而創作於此時期階段作品,尺幅精巧而凝練,並富於更多繪畫性的探索試驗,佳構更顯珍希,跨越時空徜徉揮灑自如,強烈意象吸引觀者與景物的共鳴,湧現閃爍的靈光神髓乍現,筆勢透出蒼穹波瀾壯闊、曠古絕今,詩、情、畫、意合一的精妙神髓,是為近代抽象繪畫史重要的里程碑。

View More Wor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