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誠拍賣

    • of 0 lots
    • 文件下載

    198

    奈良美智

    音樂盒

    1994

    壓克力 畫布
    55x55cm

    背面簽名:オルゴール 94 な

    預估價 TWD 15,500,000-18,000,000
    USD 528,100-613,300
    HKD 4,133,300-4,800,000

    成交價 TWD 16800000
    USD 565657
    HKD 4468085

來源:

圖錄:《奈良美智全作品集1984-2010:第1冊》,株式会社美術出版社,日本東京,2011年,第105頁

展覽:

作品備註:

「我畫的小孩們都是自畫像,但大家卻以為我是個愛小孩、對小孩有興趣的人,甚至還被要求對兒童相關的電影提出看法。事實上,我真正有興趣的是我自身兒童的時代。」──奈良美智

1959年生於日本青森縣。1987年畢業於愛知縣藝術大學後,前往德國國立杜塞道夫藝術學院留學6年,之後在科隆進行創作。2001年在日本舉辦了第一次大規模的個展「I DON’T MIND, IF YOU FORGET ME.」,之後不斷舉辦許多國際展覽,並開始與其他不同領域的藝術家共同創作。2010年因對美國文化的貢獻獲頒「紐約國際文化獎」,是首位得獎的日本人。作品收藏於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MoMA)和洛杉磯當代美術館,為日本當代藝術第二世代的代表人物之一。

奈良美智生長在日本戰後重建的年代,當時的日本以經濟為基業重振旗鼓,經濟良好的情況下對於當時的流行文化以及風靡全球的外來文化(美國通俗文化)接受度也高。在當時也因為雙親常外出工作的因素,讓他自幼年時常年成為鑰匙兒童在家中獨處,在這樣的成長過程中,他有機會接觸國外的搖滾樂、觀看卡通與動漫畫、繪本,這些打發時間的娛樂活動成為了他的生活核心。這樣的生活經驗,不僅延續至著日後他對於音樂的熱愛,而唱片上那些封套的插畫、攝影、和設計,同樣也使奈良美智學習到不同的藝術展現手法,進而影響著他之後多元的創作表現手法。而日後在日本學生時代的三次歐洲旅遊經歷,對於奈良美智的藝術啟蒙亦有著關鍵影響,讓他對於藝術的想法與造型更有包容度,打開了他對藝術的視野,也開啟了他的世界觀:「這個地球事實存在各種各樣的風俗和文化,以及宗教,而我又是如何的生活在日本的文化中,只能以日本的主觀來看待許多事!」(奈良美智,《小星星通信─The Little Star Dweller》,2004年)

奈良美智的創作風格經歷了幾次轉變,在出國留學以前,奈良美智習慣於紙皮箱、信封、舊的手稿、收據單、廣告傳單等各種能作畫的平面上塗鴉,這種畫畫經驗來自於他的童年母親常為他保留一些海報及廣告傳單讓他在反面畫畫。而在 1980 至1988年前往至德國留學時,開啟了其風格探索期,此時期的作品以插畫性質為多,作品想像力豐富且題材多元,當中包含宗教、文學、日常及旅遊經驗的感悟,所運用的色彩也較為多彩複雜。在1989-2002年期間,創作風格亦趨成熟,在構圖上強調主體人物,去背景的方式凸顯出人物眼神所傳遞的深刻情感,成功地奠立了經典的「大眼女孩」的系列作品,同時獲得日本及國外藝評的肯定。2003年起,奈良美智改變獨自創作的習性,與大阪設計團隊「graf」合力創作小房間、小屋系列,藝術創作自此不再侷限於平面作品,立體作品創作延伸至雕塑與空間裝置,媒材多元化,從木材、玻璃鋼至陶、銅等等,甚至複合媒材都是他多方嘗試的創作選擇。

1993年奈良美智在德國完成藝術碩士課程之後,轉往德國科隆居住與創作長達8年期間,在異地生活甚至是所遭遇到的文化隔閡之下,使他只能透過創作來「讓大家意識到自己是存在的。」奈良美智這時期的作品更加挖掘自身童年的回憶,將想法付諸於畫布上,藉由創作排解孤獨的感受。此幅《音樂盒》創作於1994年,整件作品構圖聚焦於孩童頭部,以黑色粗線條勾勒人物形體邊框、並使用濃重的色彩,這是奈良美智早期的創作標誌。畫中緊閉雙眼的孩童,禁錮於狹隘的方盒掙逃不出,可愛圓潤的線條筆觸加深現實於內心拉扯的衝突與無奈,而偌大的留白背景不僅凸顯了人物的孤獨與囚禁之感,同時更是源於其家鄉青森縣的冬日,孩提時孤伶伶見證白雪掩蓋田野的記憶。那些隱匿式的氛圍或暗示,不得不承認,畫中靜默、眼神睥睨的孩童們,他們所表現出的「孤單」,亦是奈良美智描繪著其自身過往經歷的不安與獨身。在他的日記手札著作──〈奈良美智與可愛的女孩〉一書中,奈良美智曾如此寫道:「20歲旅行時縈繞的東西/我曾試著尋找/卻什麼也找不著。/是不是在好幾次的搬家期間/掉到哪裡去了,/或許一臉不在乎的/把它們都丟了。/也或許仍沉睡在還沒有開箱的/哪個箱子的某處,/………」長時間在外地求學與旅遊的獨處所衍生的孤獨之感,讓他的思緒逐漸回到童年時期回憶,利用畫作中孩童與童年的自己對話,這種孤獨的氛圍以及對於外在世界的疏離感也在90年後期成為奈良美智創作中的最大主軸。

奈良美智的創作強調與自身對話,他著重的是畫出對自己重要的東西,追求赤裸的真實自我。也因為如此,喜愛奈良美智作品的族群中,其中很大一部分來自御宅族,在充滿次文化與病態社會的成長背景之下,他們從畫中小女孩的形體與眼神中找到共鳴、得到撫慰,也在畫裡看到一絲希望。小女孩已不再是奈良美智一個人的自畫像,它變成了每一個心靈有缺憾的人的自畫像。日本青森美術館策展人立木祥一郎曾如此表述奈良美智之創作為年輕人所帶來的巨大影響:「奈良的作品雖然擁有動漫畫的表象特質,但他的畫作各自具有一幅幅肖像畫似的殊異性格。此外,畫作中的女孩年齡其實是緩慢成長的,從兒童、少女到成熟女性不斷變化……。奈良是為了『自我安慰』的內在理由非畫不可;喜愛奈良作品的人,都在屏息傾聽畫布上一點一滴被描繪出來、裝大人樣兒瞪著人看的小孩述說著此時此刻的生存意義。」奈良美智以絕對個人的喜怒哀樂或真實面作為創作原點,嘗試以喃喃自語、無聲卻具有衝擊力道的表現方式表達,為藝術帶來廣大的普及性與強烈的時代社會訊息,時至今日他的作品已被許多博物館收藏,如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和洛杉磯當代藝術博物館等。

 

View More Wor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