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誠拍賣

2017-06-11
vol.183 二二八,讓我們記得他

他是油彩的化身,更是台灣藝術界的驕傲。他為我們留下一幅接一幅的美景, 溫暖的顏料在他手下傳達對於家鄉的本土情懷。筆觸簡短有力,直率扭曲近似梵谷的執著與狂放。畫面空間飽滿,散發著向四邊延伸的潛在張力,可視為臺灣土地與畫家生命力的連結表現。

 

 

 

 

 

1946年,陳澄波榮任嘉義市第一屆參議會參議員;隔年,臺灣發生「二二八事件」嘉義鄉親推舉陳澄波擔任「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的和平使者,到水上機場和軍方談判,要求國民黨軍隊進入嘉義市區不要再搶劫和殺害市民,不料反被軍方無理拘禁,並於1947年3月25日上午於嘉義火車站前槍決。

 

陳澄波死後,當局仍不放過其家屬,多次至陳家抄家清算,砸毀家俱或帶走資料。與陳澄波相關的人士也都受到監視,噤若寒蟬,而那時擁有陳澄波畫作的多數人,更因為恐懼紛紛將陳澄波畫作如同紙錢般燒毀。

 

陳澄波的妻子張捷女士,抱著被捕入獄甚至遭殺害的風險,保護著丈夫的畢生心血。她將陳澄波的畫作一張一張的捲起來,藏進挖空的土牆與天花板角落裡,每隔一段時日,便偷偷地輪流拿出來曝曬,雖然如此盡力保存,由於保存條件極差,能夠留存至今的畫作與文史資料,已不到最初的一半。直到1987年臺灣解除戒嚴,陳澄波的畫作及美術史地位才逐漸被討論與定位,讓我們一起緬懷這位台灣近代美術之中最具代表性的人物。